2025年前购买44亿度电!巴斯夫成为长三角绿电最

发布时间:2021-09-21 07:27

  在华大外企及其供应商和中国出口型企业的低碳用电需求,正在与中国的碳中和国家目标产生互动,推动电力交易机制的改革。

  6月22日,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与华润电力在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完成广东首笔可再生能源电力交易,通过此次交易,巴斯夫确保了其湛江一体化项目首批装置100%的可再生能源电力供应。

  据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发布的消息,当日共有4家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和7家售电公司参与首日交易,合约周期涵盖7月至12月,总成交电量1048万千瓦时。

  广东可再生能源直接交易的成交价差为+18.78厘/千瓦时,意味着此次交易的绿电,每度电比当地标杆电价高将近2分钱。

  放眼全国,广东并不是首个可再生能源参与市场交易的省份。在可再生能源装机丰富的西北地区,风电、光伏早已进入市场,但其成交价一般低于当地标杆电价。这是当地可再生能源电力明显供大于求的背景下,为了促进消纳而降价参与市场竞争。

  广东此次可再生能源交易则显著不同:是用户溢价买绿电,而不是发电厂降价求消纳。它落地的背后,有中国双碳目标的推动,也有在低碳议题上行动更早的跨国企业的推动。

  巴斯夫是一家总部位于德国的化工巨头,业务涵盖化学品、材料、工业解决方案、表面处理技术、营业与护理和农业解决方六大领域,全球拥有约11万名员工,2020年全球销售额约590亿欧元,在2020年《财富》500强中位列第143位。

  作为化工企业,巴斯夫在低碳转型议题上起步较早。从2008年起,巴斯夫定期发布其全面碳足迹。2021年3月,巴斯夫发布了其全新的气候中心路线年实现全球范围内二氧化碳净零排放。

  湛江一体化基地是巴斯夫近年来在中国最重要的投资,该基地2018年7月宣布筹建,2019年11月正式启动,2020年5月首批装置开工,总投资达100亿美元,是巴斯夫有史以来最大的海外投资,建成之后将成为巴斯夫全球第三大一体化基地。

  为了让湛江一体化基地首批装置用上100%的绿电,巴斯夫在项目开工之前就开始做准备,但在当时的广东乃至全中国,并无专门为绿电交易设立的电力交易机制。换言之,哪怕巴斯夫愿意多花钱,但无论是直接从电网公司购电,还是参与电力市场交易,都无法保证只买到绿电。

  为最大限度确保首批装置在可再生能源电力上的使用,2019年底,巴斯夫提出直接交易可再生能源的理念,并与华润电力携手,积极推动广东省制定可再生能源电力市场化交易政策。

  2020年3月,巴斯夫与华润电力联合提交《可再生能源直购电试点方案》,供相关政府部门参考。

  巴斯夫今年3月发布新气候目标后,更加希望新基地一开始就能在绿色转型上做出表率。

  亦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巴斯夫也曾在国家有关主管部门前来调研时反馈希望能够买绿电。

  2021年4月21日,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发布了《广东省可再生能源交易规则(试行)》,其中规定交易品种包括年度和月度双边协商交易,参与的发电企业包括风电、光伏和生物质发电机组,交易价格由市场主体通过市场化交易形成,第三方不得干预。

  对巴斯夫和其他希望购买绿电的企业来说,这份交易规则终于能让他们得偿所愿。

  从目前的规则来看,广东的可再生能源交易与此前已经开展的广东省内电力中长期交易规则基本一致,是在现有的交易品种上新增的交易品种:此前广东省的中长期电力市场,发电方纳入了省内的煤电和气电,而可再生能源交易则是针对风电、光伏和生物质发电。

  交易优先级上可再生能源也更高。巴斯夫对记者解释,可再生能源比常规中长期交易在时序上拥有优先权。广东省能源局每年统筹下一年度的可再生能源交易规模,由广东电力交易中心组织开展交易,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和电力用户可以通过年度协商确定每年的电量和价格,还可以通过月度协商交易在月内补充购买绿电。交易形式灵活,又与现有的中长期和现货交易结合,无需重复注册,实现“双轨运行”。

  最终在今年6月,广东的首批可再生能源交易顺利完成,巴斯夫与华润电力达成了首笔交易。

  巴斯夫回应记者称,除了不断优化一体化基地运转之外,还不停寻找机会进一步减少碳足迹,对于湛江一体化基地,有机会为首批装置采用100%的可再生电力。

  华润电力专家对记者表示,巴斯夫湛江基地从8月开始用电,预计今年的电量在二百多万度,电量并不大,以当前华润电力的可再生能源装机,足够保障其用电。

  巴斯夫和华润未公布双方交易的具体价格,可参考的数据是,广东交易中心首批可再生能源交易总成交量1048万千瓦时,价差+18.78厘/千瓦时。

  在欧洲,无补贴的可再生购电协议(PPA,Power Purchase Agreement)是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的机制。企业为了实现碳中和承诺、或者加入RE100可再生能源倡议,对采购绿电需求增大,PPA机制可以让用电企业与发电企业以一个固定价格购买长周期内的可再生能源,从而锁定长达15到20年的电价,并满足绿色电力消费。

  欧洲的PPA机制,离不开本身成熟的电力市场运行经验。在中国,绿电交易还在起步阶段。本次华润电力与巴斯夫的绿电交易,是先签订短期交易,在此基础上再协商长期交易。

  绿电未来的价格会有波动,而企业的用电量也不确定,交易双方都面临许多不确定性。对于用户,锁定长期的用电价格对企业经营有利,但发电方则要面临更大的市场风险。种种约束条件下,巴斯夫和华润电力最终先从签订今年的电量协议起步。

  对于未来绿电交易的空间,华润电力专家表示,在双碳目标下,需要鼓励更多可再生能源的消纳利用,当前的交易机制是一个平台,可以让愿意承担社会责任、有可再生能源消纳动力的企业能够买到绿电,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

  巴斯夫在广东买绿电的突破,是近年来外企和出口型企业对绿电交易需求的缩影。巴斯夫也并非首个在国内买到绿电的企业。

  其他省份此前零星开展过点对点的绿电交易。2020年11月,浙江电力交易中心发出首张“绿色电力交易凭证”,申洲国际与浙江中营风能达成2000万度绿电交易,国网浙江电力公司发布的消息表示,这是用户侧通过浙江新推出的清洁能源消纳市场化机制,首次以加价交易购电的方式获取“绿色电力交易凭证”。

  申洲国际(是一家总部位于宁波的纺织企业,产品市场包括中国内地、日本和欧美地区。

  2021年4月,云南昆明电力交易中心为隆基股份(601012.SH)开具了全国首张“绿色用电凭证”,据昆明交易中心发布的消息,这为隆基开展碳足迹核查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为相关产品出口海外、增强国际市场竞争力提供了重要支撑。

  记者综合多方业内反馈,如巴斯夫这类头部外企,申洲国际这类出口企业,以及外企在华的供应链企业,是当前对绿电有明确需求的典型企业。

  绿电需求,有的来自企业自身的碳中和目标,有的是为了提高产品在海外的竞争力,有的是为了满足头部企业对供应商的碳足迹要求。

  在全球低碳转型的大背景下,绿电的角色越来越突出,如何买到绿电,或者如何证明自己用了绿电,正在创造新的市场机会,也需要交易机制的突破。

  除了广东、浙江、云南零星的绿电交易,更大范围的机制突破已经在酝酿中。记者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已经在组织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研究绿电交易方案。目前,发改委已正式批准了该方案。

  9月7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指导见证下,中国南方电网公司与国家电网公司联合组织召开绿色电力交易试点启动会,共17个省份259家市场主体参与。本次交易预计将减少标煤燃烧243.60万吨,减排二氧化碳607.18万吨。此次绿电交易开启了我国绿电消费新模式,是以市场机制创新落实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举措。

  据了解,巴斯夫不仅是本次绿色电力交易中长三角地区最大的购买方,上海的多家生产基地还将完成中国首次跨省份的绿色电力交易。作为本次绿色电力交易中长三角地区最大、珠三角地区第二大的购买方,巴斯夫的第一步计划是与多家能源生产商合作,到2025年前采购共计约44万兆瓦时的可再生能源电力。

  除了直接购买由交易中心核发凭证的绿电,购买绿证也是一些企业采取的办法。记者从远景科技集团获悉,某苹果供应链企业近日通过远景方舟碳管理系统完成了一笔10万张(1亿度绿电)平价绿证采购,该绿证由国际绿证核发机构APX签发,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单笔平价绿证交易。

  这部分绿证,是远景把国内的无补贴可再生电力,拿去到国际第三方绿证签发机构申报和核查,然后再把绿证卖给需要绿色电力消费证明的企业。

  和前述可再生能源直接交易不同,它的“绿证”和“绿电”是分开的,即买绿证的企业,并不一定直接消费了对应的绿电,而是买了消费绿电的凭证。

  未来,“绿证”和“绿电”是应该统一还是分开交易,业内看法不同。有观点认为,无论“证电”分开还是统一,关键是要避免重复注册。比如交易过的绿电,就不应再去注册“绿证”,此外也应避免在国内和国外重复注册“绿证”。(财经十一人)

服务热线:400-7676848

电子邮箱: 52825949@qq.com

公司地址:山东省 济南市 天桥区大魏工业园22号

ag备用网址-新华法治成立于1998年12月,位于美丽的山东省 济南市 天桥区大魏工业园22号,交通十分便利。公司占地面积1...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2020 ag备用网址-新华法治 版权所有 ag网址保留一切权力!
17715642576